麥古家居—聽說,午休和沙發最配了

【摘要】:
在午休這個事上,我對沙發態度明確。午休只躺在沙發瞇一會,盡管這一瞇有時會達兩個小時,尤其冬天,暖水袋、舒服的枕頭一應俱全,和在床上睡覺沒分別,但午休我堅決不上床啦。
在午休這個事上,我對沙發態度明確。午休只躺在沙發瞇一會,盡管這一瞇有時會達兩個小時,尤其冬天,暖水袋、舒服的枕頭一應俱全,和在床上睡覺沒分別,但午休我堅決不上床啦。對我來說,上床意味著正兒八經的睡覺,而大白天正兒八經的睡覺,內心會有一絲內疚,盡管你也看到了,這完全是自欺欺人。
 
有的人喜歡躺在沙發看電視,明明是開著電視在睡覺,但是夜里11點,裝模作樣關掉電視,走進臥室,睡覺,好像前幾個鐘頭他當真在看電視。我爸夏天晚上就愛這樣,呼嚕拉得震天響,隔壁都能聽見。我說,爸,我關電視了。他一下就驚醒了,還振振有詞,不關,我在看呢。人們算晚上睡了幾個小時,通常只會算床上睡的那些時間吧,至于飯后在沙發上長達幾個鐘頭的打盹,會自動過濾掉。
 
我的意思是,盡管沙發經常用來睡覺,但它的功能指向仍然是“坐”,“睡”只是臨時性的、一時興起的。而事物明確的功能標簽又會潛意識影響我們的行為,比如說睡覺了,我們就會自動走向床而不是沙發,想當初,林書豪睡哥哥家的沙發,不就是為了有一天能睡到自己床上嗎?
 
沙發上發生的情事也經常是陣發性的,沒有預謀的,是說時遲那時快,已經來不及了,甚至提出個“去床上吧”的建議都會使風起云涌的激情因為暫停而冒敗興的危險。本來只是社交道具,從“坐”到“睡”到翻云覆雨,從人前到人后,沙發的角色發生著改變。當你坐進一具陌生的沙發,比如在某辦公室,想象一下它的工作量,也是個打發時間的有趣消遣。
 
沙發在心理分析中又有另一種扮演。這時的沙發帶有治療性質,患者躺在醫生備好的沙發,講述自己不為人知的隱秘往事,或許其中最精彩也最糟糕的部分正發生在從前某處的沙發上。姿勢都是躺著,與“睡”與翻云覆雨不同,這時的沙發從被動的承受變為主動的施予,與醫生的語調、眼神一起成為慰藉的一部分。從一具沙發到另一具沙發,是閱盡千帆,又被千帆折騰,最后躺在心理醫生的沙發上,想那千帆到底咋回事。
 
 
 
在午休這個事上,我對沙發態度明確。午休只躺在沙發瞇一會,盡管這一瞇有時會達兩個小時,尤其冬天,暖水袋、舒服的枕頭一應俱全,和在床上睡覺沒分別,但午休我堅決不上床啦。對我來說,上床意味著正兒八經的睡覺,而大白天正兒八經的睡覺,內心會有一絲內疚,盡管你也看到了,這完全是自欺欺人。
 
有的人喜歡躺在沙發看電視,明明是開著電視在睡覺,但是夜里11點,裝模作樣關掉電視,走進臥室,睡覺,好像前幾個鐘頭他當真在看電視。我爸夏天晚上就愛這樣,呼嚕拉得震天響,隔壁都能聽見。我說,爸,我關電視了。他一下就驚醒了,還振振有詞,不關,我在看呢。人們算晚上睡了幾個小時,通常只會算床上睡的那些時間吧,至于飯后在沙發上長達幾個鐘頭的打盹,會自動過濾掉。
 
我的意思是,盡管沙發經常用來睡覺,但它的功能指向仍然是“坐”,“睡”只是臨時性的、一時興起的。而事物明確的功能標簽又會潛意識影響我們的行為,比如說睡覺了,我們就會自動走向床而不是沙發,想當初,林書豪睡哥哥家的沙發,不就是為了有一天能睡到自己床上嗎?
 
沙發上發生的情事也經常是陣發性的,沒有預謀的,是說時遲那時快,已經來不及了,甚至提出個“去床上吧”的建議都會使風起云涌的激情因為暫停而冒敗興的危險。本來只是社交道具,從“坐”到“睡”到翻云覆雨,從人前到人后,沙發的角色發生著改變。當你坐進一具陌生的沙發,比如在某辦公室,想象一下它的工作量,也是個打發時間的有趣消遣。
 
沙發在心理分析中又有另一種扮演。這時的沙發帶有治療性質,患者躺在醫生備好的沙發,講述自己不為人知的隱秘往事,或許其中最精彩也最糟糕的部分正發生在從前某處的沙發上。姿勢都是躺著,與“睡”與翻云覆雨不同,這時的沙發從被動的承受變為主動的施予,與醫生的語調、眼神一起成為慰藉的一部分。從一具沙發到另一具沙發,是閱盡千帆,又被千帆折騰,最后躺在心理醫生的沙發上,想那千帆到底咋回事。
 
 
 

電話:0757-23397581   
地址: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龍江鎮旺崗工業區四海路10號

麥古家具  版權所有 ? 2018-2023        粵ICP備18004875號
乳膠沙發     羽絨沙發
技術支持 八爪魚網絡